页面载入中...

【高辣全肉宠文一对一】《新时代中国乡村振兴指南丛书》首发式在京举行

高辣全肉宠文一对一

  “读书一定要博看众家,说不定你会发现一个更舒适的阅读圈子。”马伯庸读书很杂,老舍的语言、马克·吐温的幽默方式,都对他的创作有影响。

  工作后,马伯庸开始尝试写作。他特喜欢在CNKI搜论文素材,写《古董局中局》时就跟专业知识较真,动笔前先去恶补一顿古董鉴定技艺,“你至少得分得清盘子跟碗吧?就这样,写完后,专业朋友还说漏洞多得跟网兜似的”。

  写《显微镜下的大明》时,有一篇讲到杨干院的故事。他从一篇论文中发现线索,得知只有社科院有原本史料,而且也已经属于文物。马伯庸大着胆子跑过去,然后就被赶出来了,原来人家那是需要证件和介绍信的。

高辣全肉宠文一对一

  新京报:在《深入北方的小路》中,你非常细致地描摹了二战时期修建死亡铁路的战俘在战俘营中的悲惨遭遇,这些故事的来源是什么?是否与你父亲的经历、讲述有关?还是更多出于你的文学想象?

  理查德·弗兰纳根:大多数澳大利亚人都知道死亡铁路,因为好多澳大利亚人因此而死。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听我父亲讲过与死亡铁路有关的事,但他并没有和我讲太多,所以书中的大部分情节都是我编造的,毕竟这本书不是历史。但我还是会检查每一个细节,以确保它们的准确性。书出版之后,日军战俘营的幸存者写信告诉我,书中的情节基本准确,我很高兴。

  新京报:你耗费了十二年的心血写这本书。

  理查德·弗兰纳根:我想了很多办法怎么写得更真实、更有力量。我尝试过好多种叙事方法,用过第一人称来写,“我们做过……”这种,所有的人物和情节也和最终的版本不同;还用过一种更柔和的方式去讲述,人物比现有的多。每种方法都不奏效,所以我烧了这些手稿,重新开始。这不是一个值得借鉴的好方法,但是我当时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困难和挑战有很多,很多时候连写好一个句子都很难,当你写出了自己满意的语句,就会觉得一天都心情舒畅。在此之前,我经历过很多糟糕透了的时间,只为了迎来这么一天。写作就是这样一个征途,你需要做的,就是在世界、语句和自我之间保持透明,万物在你的文字里都通透澄明。明白这个道理容易,但要做到是非常难的,这也是写作最困难的地方。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高辣全肉宠文一对一】《新时代中国乡村振兴指南丛书》首发式在京举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